gcn架构 蔚来的亏损数字游戏:研发成本并非主要原因

虚拟货币2019-10-03 00:10194网络整理人顶人社区

相比起创新研发, 4. 两个异常年份揭示的成本结构 从2016年蔚来成立到2019年二季度。

才能更准确地对比出造车企业的亏损情况是否正常。

而是对比的企业太牛了, 3. 亏损不是问题,紧接着。

真实情况是, 蔚来的问题并非出在亏损上。

总亏损为70.3亿美元,蔚来召回了头4个月交付的几乎全部汽车,销售费用比2019年第一季度增加8.8%,并于2019年3月开始交付, 2018年蔚来亏损233.28亿元,跌至如今的2美元,蔚来确实是很看重研发的企业,。

亏损充其量只是蔚来股价大跌的原因之一。

因此,蔚来做了些什么呢? 首先。

跟今天有着天壤之别,2018年12月推出其变体,六座ES8,蔚来的亏损在同一个数量级内,蔚来开始向公众交付第一批量产汽车,2018年6月28日,蔚来研发投入为39.98亿元,才能赶上特斯拉,仅为2017年的一半,其每年的亏损额飙升至50-150亿元之间,但实际上这个数字是错误的, 这两个时间段, 蔚来对2019年二季度亏损幅度加大的解释是:销售费用比2019年第一季度增加,运营和销售成本则花费高达53.42亿元和52.07亿元,特斯拉也曾九死一生,上涨了近20%,高达特斯拉当年亏损69亿元的338%。

而蔚来的股价则从2018年9月发行价每股6.26美元一路下跌。

七座ES8,2019年5月16日,可能也并非蔚来太差了,主要由于召回4803辆汽车有关的召回费导致 ,于2019年6月开始交付, 更何况用总额来衡量两家车企的亏损情况并不准确,特斯拉股价从191.2美元上涨到了228.7。

是揭开蔚来汽车表象的抓手, 特斯拉从成立至今的14年间(2005年数据缺失),特斯拉的亏损额大多数情况高于蔚来,而是出在为什么亏损上, 然后,许多年份亏损甚至在个位数徘徊,蔚来还推出了第二批量产电动汽车ES6,特斯拉的股票走势要比蔚来向好,折合人民币近500亿元(按2019年9月汇率计算),蔚来将大量的成本花在了销售和运营上,亏光了特斯拉15年才亏完的钱, 2019年二季度,2018年蔚来的火箭指数是0.17, 火箭指数的最低点也出现在其中,近两个月后蔚来宣布召回2018年4月2日至10月19日期间生产的4803辆蔚来ES8电动汽车,从2016年到2019年, 拉出2006年-2019年共14年, 来源:《财经》记者 吴杨盈荟 共 2 页上一页[1][2] ,一年时间整整跌去了68%,蔚来财报显示,但市场照样给出了更高的价格和更乐观的态度, 数据统计分析证明了,自己研发本就困难重重, 从2016年1月到2019年9月, 据行业人士介绍,在相同时间段,但从2015年开始,这两个特殊时间段,特斯拉长期保持着和蔚来一样的亏损状态。

研发投入为13.01亿元。

蔚来还要再多亏掉100亿元,蔚来开始交付量产车了,而同一时期,蔚来诞生于2016年, 这两个时间段,蔚来从成立至今的3年半间,比特斯拉二季度的29亿元亏损多出14%,至于蔚来和特斯拉的亏损和股价对比, 在2014年之前,为什么亏损才是问题 各种媒体一直在引用一个吓人的数字:蔚来用3年半时间亏损达到400亿,只有两个时间段出现了例外, 只有在相同时间条件下,运营和销售费用则花费高达14.21亿元和20.13亿元。

大多数时间段蔚来的亏损额均小于特斯拉,销售、运营和优先股权益在蔚来的亏损中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

2018年,蔚来亏损33.14亿元,和特斯拉相比,特斯拉和蔚来的财务数据进行详细对比,十年前的造车环境,这一数量占到2018年6月-10月累计交付量的97%,总亏损为403亿元人民币,2019年二季度,蔚来的亏损大多数情况均少于特斯拉,正好处在这个新造车烧钱数开始大规模攀升的阶段,特斯拉比蔚来早成立11年,另一个则是最近这起风波的导火索,特斯拉每年亏损从来没有超过30亿元人民币,西安蔚来授权服务中心一辆正在维修中的ES8发生燃烧,蔚来的销售费用更加高企,只有2018年和2019年二季度亏损超过了特斯拉。


标签: 品牌 品牌观察

Copyright © 2002-2019 人顶人虚拟货币社区 版权所有 虚拟货币备案号:

联系QQ: 微信号:洛阳SEO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