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市场基金 全球央行的数字货币想象:各打各的算盘

虚拟货币2019-12-19 14:0255网络整理人顶人社区

原标题:全球行的数字货币想象:各打各的算盘

摘要

【全球央行的数字货币想象:各打各的算盘】《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公开信息发现,目前全球央行对于“要不要发行数字货币”这件事,各有各的态度和立场。以中国、新加坡和法国等为代表的央行都有推出数字货币的计划,瑞典、挪威、以色列和俄罗斯等国对于数字货币仍处于研究中,日本和韩国则对数字货币显得“不是很感兴趣”。(国际金融报)

  数字货币这趟高速列车,从发车伊始,就给金融和科技行业带来了无穷的想象空间。

  只是,这趟列车最终会将我们带向何方?

  《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公开信息发现,目前全球央行对于“要不要发行数字货币”这件事,各有各的态度和立场。以中国、新加坡和法国等为代表的央行都有推出数字货币的计划,瑞典、挪威、以色列和俄罗斯等国对于数字货币仍处于研究中,日本和韩国则对数字货币显得“不是很感兴趣”。

  如今,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任何风吹草动都牵动着各方神经。中国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近日透露,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已基本完成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工作,下一步将合理选择试点验证地区、场景和服务范围,不断优化和丰富功能,稳妥推进数字化形态法定货币出台应用。

  一时间,关于“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箭在弦上”的呼声四起。但在各方兴奋的同时,也有一些不得不直面的问题:关于货币和支付政策、金融稳定性、监管和运营等方面现阶段都还不清晰,以及面对网络攻击的脆弱性也并未得到测试。

  国际战场

  纵观全球,多国央行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看来,“过去几百年的历史告诉我们,国家与国家之间竞争,从根本上来说,其决定因素并非军事力量,而是金融能力。未来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仍然会反映到金融领域,特别是金融科技领域,而数字货币也许就是这场新竞争的终极战场。”

  目前,全球央行对于“要不要发行数字货币”这件事情各有各的态度和立场:以中国、新加坡和法国等国家为代表的央行都有推出数字货币的计划,瑞典、挪威、以色列和俄罗斯等国对于数字货币仍处于研究中,日本和韩国则对数字货币显得“不那么感冒”。

  事实上,在这个数字货币的终极战场上,不同国家也有着不同的诉求和目的。

  北京大学光华区块链实验室研究助理、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研究助理钱家彦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就实际情况来看,各国央行研究探索数字货币的直接动机存在一定差异,可以分为四类情况:

  第一类国家想要发行数字货币是为了抵制美国经济制裁,维护国内经济平稳。这类国家以委内瑞拉为代表,委内瑞拉深陷经济危机,传统货币体系面临崩溃,通货膨胀严重,无法通过传统金融手段从外界获得援助。为了打破封锁,这类国家寄希望于诸如数字货币此类无国界的价值储备工具,将其视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第二类是以马绍尔群岛等为代表的国家,这些国家希望借此机会减少对美元的依赖,从而可能意味着这些国家拥有更多的经济主权。

  第三类以中国、俄罗斯、新加坡、以色列、迪拜、爱沙尼亚等为代表,追求金融科技发展,改善现有体系。比如,新加坡希望通过数字货币来促进跨境支付;以色列则是为了针对国内的黑市及漏税现象。这类国家经济基本上都比较稳定,但为了追求金融科技的发展,把握未来经济发展的主动权和补充或改善现有货币体系而选择加入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探索中。

  第四,以挪威、瑞典等为代表的国家其货币体系现阶段由于某些外在因素而遭受到威胁或冲击,所以希望通过法定数字货币来稳定国内现有货币体系,将其作为法币的补充,确保央行对国内货币的控制权。

  针对前两种情况,钱家彦认为,目前数字货币并不能从根本解决由于国家经济结构或者经济地位所造成的问题,发行数字货币更多起到了维稳和促发展的作用。

  黄益平指出,中国央行从2014年正式开始研究数字货币,在各国央行中算是跑在比较前面的,现在也在紧锣密鼓准备推出,但其他几家央行也很积极,最终究竟谁第一、谁第二,可能也没有那么重要,关键还在于谁的数字货币的功能更加完整。

  有何魔力

  2019年对数字货币来说是不平凡且意义重大的一年。而在这一段发展历程中,不得不提到Facebook欲发行的Libra。


标签: 数字 货币

Copyright © 2002-2019 人顶人虚拟货币社区 版权所有 虚拟货币备案号:

洛阳新闻网联系QQ: 微信号:洛阳SEO优化